關於部落格
關屬上田竜也的點點滴滴,和作為FAN的一些心情. 本站文字圖片禁止私自轉載
  • 1800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[仁上]熊貓戀人 (2)

(4) 第二天,當上田從床上因爲差點掉下床而緊急清醒,反手拓地一個跳彈,逃避了引起小小地震的危機。一如往常的他帶着睡朦朧的視線,光着腳走到廚房的門邊,把狗食準備好,就拖着腳步走到浴室,一面刷牙一面看着鏡子裏面的自己,到底是怎麽了,好像有些什麽事給忘記了...不過,應該不是什麽重要的吧。想着就貼近鏡子,嗯,鬍鬚還看不出,而且今天不需要出鏡頭,可以不剃,就擠出了愛用的洗臉膏把臉洗清潔,爽膚水拍好,清爽,舒服~~~ 看着鏡子,上田竜也對自己的臉蛋瞪了一瞪,然後大力的拍!拍!拍!了雙頰...同時一如往常的念念碎「我丑得很可愛,我丑得很可愛,我丑得很可愛!...OK!”...後面的洗衣間突然門口打開,裏面走出了一手抱着乾淨的毛巾,另外一手把口裏的牙刷拔出來說話不清不楚的,某只被遺忘的...亂髮熊貓...: 「小打(竜),放心包(吧)...覺得自己臭(丑)得很格矮(可愛)的只有你德低(自己)一人而已!」 抓緊了拳頭,上田業餘拳擊手一瞪:「誰放你進來的!」 非常委屈的,完全談不上是帥哥的某性感嘔像急忙解釋說(雖然仍然是不清不楚的):「坐丸(昨晚)啊!你不是手瘤(收留)我了嘛...我都把房子周石(收拾)好,早餐業(也)做好了」 上田想了想,突然拍拳說:「啊!對呀,你說你陽萎!...後來怎麽了?」 慾哭無淚的赤西嗽口后終于說出了一句能聼的話:「你就只記得這個啊...」 走到廚房的上田,發現那裏已經準備好了咖啡和簡單的洋式早餐,但他還是回頭問: 「...沒有飯啊?」 「小竜...一早吃飯,會胖啊...」 「那是你吧...算了,反正還有昨天剩下的咖哩」便走到冰櫥把鍋子拿了出來。 在把食物弄熱的時候,上田抱起了一直在腳邊轉來轉去的愛犬才走到電話傳真留言那裏看...經理人把這兩天的臨時工作表傳了過來,本來是空白的午後要開會了,雖然有點無奈,不過上田還是立刻打起精神,盤算去體育館的時間應該有提早的空間,這時,電話也響起了,看看顯示,是熟悉的同伴K就連忙拿起: 「嘿!」 『知道今天下午的工作了吧?』 「嗯,正在看...是主題曲嗎?」 『應該是了,我本來還想回家的,結果被直接從片厰帶到公司了。知道笨蛋Jin哪裏去了嗎?手機留言中,家裏也沒人,P出外地,能找的地方都找了,他家經理媚妹快哭了』《---應該是肚子餓了,外加睡眠不足,整個心情不好。 「這樣啊...」看了看一臉幸福地在自家廚房裏享受早餐的某人,上田平靜地說:「叫她準備下午茶,我要quil-fait-bon的限定聖誕果塔。(心)」 當天下午聚會約定的一個小時之前,據説在J事務所的某個會議室裏面,某人被雙眼哭得像粽子一樣的經理人抓住訓話了一個小時,而在會議室的另外一角,心情愉快的勝運雙花,你一口,我一口的非常恩愛地窩在沙發角落共享美味的甜品...要知道,以臨時拳擊手龜梨和業餘拳擊手上田的運動量來算,消掉一個果塔是非常簡單的事,事實上,其他同伴來到會議室的時候,也只能怨恨地看着桌子上剩下的精美空盒。...啊,補充,理所當然的,爲了讓辛苦的經理人小姐消氣,甜品當然是由某個惹禍的笨蛋熊貓負責買單了。 (5) 動物,是很單純的。 動物...算是很容易滿足狀況的。 可是...動物,很容易感到寂寞,特別是同居人,而且還是自己喜歡的對象,已經是一整天沒囘家,就更顯得可憐了。 ......無聊...無聊...好無聊...某只犬類動物,躺了在上田家的沙發上轉來轉去。小竜怎麽還沒回來...。 ......的確,在聖誕的大白天,張開雙眼,卻看不到自己喜歡的主子在身旁,的確是有點淒涼。 特別是,期待的兩人世界卻被預料以外的某動物來搞和!!! 突然,聽到門口傳來了轉動門把的聲音,終于回來了~~~親愛的小竜大人~~~汪汪,我愛你!!!........... 才怪!看着眼前的那個,雖然應該是叫做人類的生物,但實際上長得更像放在小竜房間的角落裏,專門磨牙用的玩具,熊貓一只。 「唬...」我瞪! 「...雖然我不是你的主人...但好歹也是客人啊...你就不能對我的態度好一點嗎?」低頭嘆氣看了看比自己矮了非常多的小動物,然後也不服氣的瞪一下對方。 「唬!...」怕你啊?我再瞪!...大動物尊下來了,幹,幹什麽? 「將將!...牛肉片!」看你還瞪不瞪! 「嗚...」那是我最愛的零食...好想吃好想吃...可是,那是敵人,怎麽可以那麽容易就被收買了... 「打個商量。對我好一點,我可是很認真地追求你爸爸,你別搗蛋就好了,好嗎...OK,這就是你的」 雖然整個不願,不過狗不為己,就對不起八公大人〈---整個搞錯。 暫且就跟你面和心不和吧。 這時,門口傳來轉動的聲音,上田竜也走入門口,手上還拿着電話在說:「嗯...嗯,好...要我過來接你嗎?...好,OK!遲點..」當他把手機關上,看到一人一獸的兩只站了在走廊,就一臉不愉快地說:「你們這次又怎麽了?」 赤西連忙說:「沒有怎麽樣啊,我們在聯絡感情。...Ellie,對不...」不見了?轉頭一看,小動物已經第一時間跳到稍微尊下的主人懷裏,頭鑽來鑽去撒嬌撒嬌~~~ 「乖乖,Ellie有沒有想我?」摸摸頭...親親,好乖好乖,果然還是小狗有治療能力,看了一眼那個一臉寫着我也要的某個,不但自治無能,還會把烏氣散漫的某大型動物, 上田有點無奈的看了對方,把皮包和袋子放在一旁,I-POD插在充電播放座上放出了剛剛中丸幫他加入的不知名歌曲,他抱了自家心肝寶貝走到沙發上整個打橫霸佔,沒好氣地說:「你也真好精力,工作通宵你還不累啊?難怪你會陽...」 赤西不滿的說:「這個無關吧!小竜你不是比我先離開的嗎?怎麽比較遲回來?」連忙跑到沙發中間坐下,不過某小動物看來很不喜歡巨型動物的搞和,一直在低鳴,但是主人溫柔的撫摸很舒服,就暫且對某動物無視,無視~~~。 「我去了買禮物。」 「禮物?...啊,今天聖誕節...」 「對,我回來休息一下,就會囘老家,Jin也要回家了,不是嗎?P都回來了」 「你怎麽知道他回來的?」 「前兩天跟他通了電話,我叫他來把你帶回家,但他忙演唱會,就說會囘來過聖誕,順便帶你回家」毫無關心的説法與聲調,雙手卻開始不安份的抓起了Ellie的兩只耳朵...打結! 「小竜怎麽那麽想把我趕出去啊...」一臉苦相,順便加重幾分吧...可惜眼藥水在皮包裏... 「少裝了,笨蛋!你啊,都窩在我這裡一個星期了,是時候回去了,就算你不想囘公寓,去見見你媽媽也是應該的,...那個紅色的袋子,是給你媽媽的禮物,帶回去吧。」 「小竜...」有點感動...不對!這麽一來兩人的聖誕夜...「那你今天晚上不回來了!?」 上田白他一眼說:「你別告訴我,要在我這裡不回去,嘛...你那麽怕見人也隨便你,我傍晚就離開」無法打結小寶貝的雙耳,就換個方法,耳朵化作太陽眼鏡!無法看東西的Ellie,也只好乖乖不動的隨便主人玩弄。 「中丸...他們會去嗎?」 上田點頭:「聖也會,不過他昨天從半夜開始工作,所以先回去補眠,晚上他爸爸和弟弟也會一起過來。...如果你們那裏完結后你還有精力的話,也過來吧。」蓋住,打開,蓋住,打開...玩的還是不夠過癮,最後把目標移動到狗腿,抓起,Yeah~~~Ellie萬歲~~~ 「嗯...那你什麽時候回來?」看到身旁的Ellie被上田一再舞弄就覺得心情複雜,他應該是羡慕,還是同情Ellie才對? 不過看來被玩弄的Ellie不是那麽享受了,終于忍無可忍?...突然客廳的沙發上發出了非常響亮的『噗噗』聲,當然,相對的味道也非常...明顯。讓本來玩個非常忘我的主人立刻翻身把頭埋入沙發座内,雙手也不忘記拿了坐枕蓋在頭上,另外一角的赤西也嚇得跳了起來,只好按住鼻子看住罪傀禍首逃囘房間了。 等了一分鐘...味道經過清香濟的消毒中和后,已經不容易發覺了,而仍然一動不動的上田竜也,看來就算不被昏暈,也遲早會缺氧而一命嗚呼,赤西就連忙推了推他問: 「還活着吧?」 「你到底給了他吃什麽啊?怎麽那麽可怕的...很好,我昏過去睡覺了,反正累」仍然不肯動。 在次坐下,看着對方那小翹的屁股,這下小畜牲逃跑了,不就是難得的兩人世界嘛,赤西立刻抓住機會說:「小竜你休息一下吧,我幫你按摩...」 「喂!我不...」哎,這個混蛋,手勢也真的不錯,算了「你真的不用睡覺嗎?忙了整天」 背部的手感,真得不錯,襯衣再拉開一點...「我?聖廣播的時候其實也有在樂屋睡了一會,所以不怎麽累。」 上田無奈的說:「你啊,本來是你跟田口的工作,怎麽結果只有他一個人在忙,就連聖也比你忙」昨天的廣播,本來應該坐在那裏的是赤西,但因爲事實上,這幾天赤西嚴重睡眠不足,所以本來預算要連續工作24小時,但在接近半夜時也面臨極限了。看不下去的田中提議由前固定廣播員的身份接力下去,讓他可以躲在樂屋稍作休息。 無法反駁的赤西有點不甘心的想起了當他躺在樂屋裏休息的時候,通過監控電視看到的情景:只見準備走出去錄音部的田中踫到了剛離開廣播臺位置的上田,兩人滿臉笑容的對話了幾句,然後互相擁抱了好一陣子,雖然不太肯定兩人說了什麽,但是田中的那個傢伙!!!他竟然在小竜的臉上親了一下,那個死和尚...啊,不,已經有頭髮了,那個死猴子,竟然乘機會喫豆腐!!!要不是自己真的累得挨不下去,真的要跑出去拉開兩人。不過還好兩人很快就分開了,接著就看見上田出現在樂屋門口。 赤西想了想,還是忍不住問:「我看你休息之前好像跟聖在走廊說什麽悄悄話?」 「囘樂屋的時候嗎?就說聖誕快樂,然後就說看看晚上有沒有時間聚會,每年聖誕的那個」 「啊,跟家人一起的?」那也不用親的吧!啊,不過那個色坯也不是第一天這樣的了,算了,反正他身邊的每個人,包括自己都非常習慣被他偷豆腐的。 感覺到背後的那個人突然貼着自己的背部,上田吃驚的想轉過頭來,這時感覺到某人的嘴唇貼了自己的臉一下:「你搞什麽啊?」 赤西壞笑的說:「聖誕啊!我也要親親!」 雖然有點無奈,但上田只好白他一眼,然後展開了笑容說:「就是説,聖誕禮物可以省下不買是吧?」 「這個嘛...」怎麽也不是只有這麽簡單吧!至少也得親在那個性感的嘴唇上啊。不過這個叫做赤西仁,腦神經跟下半身連成一線的雄性,看到上田自以爲是白眼(對別人來說其實是電眼),再加他自覺是丑丑的可愛笑容(對別人來說是超殺流鼻血)的雙重刺激,某人的蠢蠢欲動... 突然感到了對方貼住自己屁股的部分,好像多了某個硬東西...這,難道說那個傢伙的明太子復活了...人身安全很重要!!!「...赤。西。仁。你不是說你陽萎...所以你已經治好了是吧?...」 「啊?」糟糕...快消火,快消火,快想象一下被拳頭伺候的情況... 「你那個鼎住我的屁股的是什麽!!!」 「那個那個!!!遙控器!!!」立刻跳了起身,拿了剛好塞在沙發角落的遙控器「你看!」 上田連忙坐了起身,把衣服拉好,然後盯了赤西手裏的遙控器一會,然後說...「我要檢查!」用力一推,把對方壓下。 我是受嗎?不對不對,先別説這個問題,在這個眼下,就算肯當受也少不了拳頭侍候,更別説上田看來完全不是這個意思!「都說沒有啦,真的沒有!!小竜色狼!」爲什麽平時不見他這麽急色主動嘛...<---重點全錯。 赤西仁連忙用雙手按住重要部位,但是上田也完全沒有放棄,他抓了赤西的皮帶要解開:「色你個頭,我這叫檢查身體!!!又不是沒看過!!!你的手給我走開!!!」 卡!門口傳來了開門的聲音,聽到聲音的兩人,連忙轉頭一看,這下糟糕了,看到來訪者,受到的嚴重打擊的兩人,已經石化了。 「媽媽,我就說了嘛,竜也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事瞞住我們,才叫我們不用上來,還好我們過來了...」站在門口的長髮的美女,上田美幸=上田竜也的天敵,其老姐是也。 「啊阿...我就知道不是雄一,不過沒想到竟然是仁君啊...」忍住笑意的成熟美婦,上田太太=上田竜也的母上大人,順便一提,比起兒子娶老婆,更期待兒子快點嫁出去的腐女子媽媽。 「對啊,我還以爲是友君的...真沒想到啊,仁君竟然是下面的那個...SHOCK!」得到母親優秀遺傳的女兒,自然也是個不擇不扣的腐敗女子,不過這時兩人看來是高興之餘,有點被打擊的樣子。 在聖誕這個普天同慶的好日子裏,上田家裏的Ipod正好非常識相地播放着大塚愛的HAPPY DAYS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