竜の宝石箱

關於部落格
關屬上田竜也的點點滴滴,和作為FAN的一些心情. 本站文字圖片禁止私自轉載
  • 179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裡話]吃驚!赤西君的『其實早已經回國了的疑惑』發現!!

禁轉 吃驚!赤西君的『其實早已經回國了的疑惑』發現!! 4月20日的回歸記者會見以來--- 苦笑的仁: 「要做的事實在是太多﹐連回家的偷空也沒有!」 ---赤西是那麼說的。 其實說得也是﹐新曲『歡喜之歌』的再錄音﹐針對春CON的排練﹐電視節目的收錄還有PV的攝影等等....其中就算有已經完成的工作還會有再次修正的工作要做﹐在還沒搞清楚狀況﹐時間就已經過去了的心情也確實感覺到。 但是在這其中﹐ 喜愉的仁: 「糟糕!真希望一天有48個小時啊!!」 ---會有這個願望的真正理由是..... 「果然『仁天堂』是不一樣!!」 ---理由是想玩大受歡迎的游戲機『Wii』呀(笑)。 愉快的仁:「開始販賣﹐是去年的12月是吧?連六本木那裡﹐也建築了"超高大廈"...﹗在我不在的時期﹐只不過是短短兩個月後﹐日本竟然變成這樣呀!」 ---嘛﹐第一次玩『Wii』的吃驚心情也不是不明白.....到底還是『世界販賣』的呀﹐而且美國比日本更提早﹐ 「Oh~!帶子斷掉的遙控器飛襲﹐把電視機打破了~!!」 ---這﹐可是演變成社會問題的呀。 認真的仁:「不對不對﹐我是為了學習英文才去的呀!我才不知道呀﹐這個事件!」 ---的確。那裡還沒日本那樣﹐誰都擁有游戲機那麼誇張。雖然這麼說﹐ 「奇怪!那傢伙絕對﹐在撒謊」 ---就這樣﹐對赤西的發言感到不對勁的成員還是有的.....。 赤西君把上田君打個落花流水! 興奮的仁: 「Yes!」 苦難的竜: 「不﹐不是真的吧!!」 ---赤西君留居的酒店房間內﹐可以看到上田君的影縱。 「真的好奇怪呀?幾乎都沒輸過的說.....」 兩個人從剛才﹐一直在進行著『Wii Sports』的『BOXING對決』。 無奈笑說的仁: 「果然這種東西﹐果然要看才能呀?」 "應該還沒熟悉『Wii』的赤西君"壓倒性的勝利﹐而跟真正的拳擊同樣"幾乎沒輸過的上田君"卻慘敗。 羞怒的竜: 「可惡~~~!再來比多一次!!」 「要多少次都奉陪!」 雖然因為不甘心而繼續挑戰﹐ 「嗚咽!?」 ---就算繼續討伐﹐結果也只是回數增加而已。 開心的仁: 「真的﹐超好玩的(心)」 盯著因為過於滿足而在沙發上睡著轉來轉去的赤西﹐ 上田一臉不爽的說: 「那是﹐只有你覺得有趣吧」 ---上田在心裡咂舌。 「上田!」 「幹嘛呀!」 一臉得意的仁: 「BOXING以外的﹐要比也行啊!」 「嗄~?」 ---赤西對著一臉不爽的上田這麼說。 看來很了不起的仁: 「沒問題!比什麼都可以!」 ---雖然只是句無心的發言﹐但卻喚出了讓人疑惑的部份.....。 『赤西是偽浦島!』上田君的告密郵件 「早安~!」 第二天﹐ 心情愉快的仁: 「真的﹐『Wii』很好玩呀(音符)」 隨著腳步輕快﹐赤西君出現在舞蹈排練室﹐ 「..........」 「..........」 「咦?」 ---不知什麼原因﹐先來到的龜梨君和田口君的反應很冷淡。 「Wees!」 這是﹐接著來出現的是聖君﹐ 一臉暗爽的仁: 「聖!竟然說"Wees"﹐你就那麼喜歡『Wii』啊?是吧(音符)」 「..........」 ---赤西德輕鬆口吻卻被無視了。 不解的仁: 「呃﹐咦!?」 ---到底﹐正想說三個人怎麼都怎麼了。 冒汗的仁: 「我﹐到底做了什麼!?」 ---當然﹐心裡完全沒底。 不安的仁: 「呃﹐這個.....各位?」 ---帶著苦笑的同時終於開聲問。 這麼一來大家..... 「盯!」 「瞪﹐瞪著我了呀!」 ---的確是帶著敵視的目光呀。--- 「呃﹐怎麼了!為什麼露出這種表情?」 生氣的聖:「你應該撫心自問呀!」 「呃~~~!?」 ---說真的﹐回來以後﹐這次的氣氛應該是最糟糕的。 滿頭大汗的仁:「我﹐我不知道呀!」 「..........」 「慢著!」 幾乎抓狂的赤西﹐這時 心情不錯的丸: 「哦~赤西!」 ---身後響起了中丸君的聲音挽救了他。 ~~幾分鐘後~~ 抓狂的仁:「開﹐開什麼玩笑呀!」 打聽起龜梨君﹐田口君﹐聖君為什麼對他那麼『冷漠的理由』﹐結果是讓人無力的..... 竟然是--- 『赤西君其實真的在日本』這件事。(....為﹐為什麼?) 愉快的聖: 「因為上田的郵件裡寫了『我有證據』啊?」 嚴肅的龜: 「那個傢伙說﹐你啊"去年的12月已經回來日本了﹐只是躲了起來一直在玩『Wii』的『偽浦島』呀!"是這麼說的!」 ---對。上田君因為電玩被打個落花流水所以這麼說..... 嚴肅的竜: 「沒可能那麼快就玩得那麼上手的!赤西一定是從去年就在這裡躲了起來一直在玩『Wii』啦!」 ---就是這樣任意的猜想﹐而且把結果一口氣把電子郵件送了出去。 「這可真實個大困擾呀!」 ---實在是太過讓人無話可說﹐赤西君連生氣的怒火也沒好氣發作了。 滿頭大汗的仁: 「怎麼這樣﹐每天犧牲了睡覺的時間來玩的話﹐那當然會非常拿手了嘛!」 ---沒錯沒錯。不是開玩笑的呀﹐所謂的『偽浦島太郎』嘛﹐而這麼說﹐犧牲了睡覺的時間!? 「啊﹐赤西......」 「龜﹐就是這麼一回事所以你就別生氣啦!?」 「呃﹐不﹐不是關於這個.....」 「咦~?」 皺眉的龜: 「你啊﹐有好好的練習『舞步』嗎?」 「..........啊!」 犧牲了睡覺的時間來做的應該不是『電玩』﹐而是『需要穩記的演唱會新舞步』...才對吧(苦笑)。 開始冒汗的仁: 「當﹐當然!當然記得才來的呀!!」 ---非常明顯的聲音突然高了一個八度﹐開始諸多解釋的赤西君。 笑著冒汗的仁: 「哎呀真的啦!電玩嘛是那個﹐類似『準備運動』一樣的東西而已﹐稍微讓身體活動那樣的程度而已啦!」 ---一﹐二﹐三而手腳並動﹐開始左右言他而走入練習室的赤西君。 當然(?)﹐完全沒記住舞步而來的事實嘛--- 化身成惡鬼的龜: 「赤西!」 冒汗大哭的仁: 「對不起!!」 ---.....只過了五分鐘就穿幫了(笑)。---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